2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16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15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2017-06-14
[主題文章]
關於語言記載與保存(ICLDC)國際會議簡史 [About t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Language Documentation & Conservation (ICLDC)]



(圖片來源:http://icldc-hawaii.weebly.com/about.html)

2006年4月7日至8日,夏威夷大學馬諾阿分校語言學系與夏威夷大學的國家外語資源中心(National Foreign Language Resource Center)以及太平洋島嶼研究、東亞資源中心和東南亞研究中心共同提案,聚集了24位語言典藏&保存的專家提供諮詢意見並協助發展兩個重要的計畫。

首先是建立線上開放期刊,語言記載及保存(LD&C),於2007年6月首次亮相,作為該領域期刊出版來源。

接著於2009年3月設立兩年舉辦一次的國際語言記載與保存會議(ICLDC),提供一個平台使語言學家、學生和社區中活耀的成員定期聚在一起,分享資源與研究,討論記錄和振興世界瀕危語言有關的重要問題。

這些年來ICLDC已發展茁壯︰第一屆ICLDC與會者達311名、第二屆ICLDC與會者達383名、 第三屆與會者達439名,第四屆與會者達455名。因此,原來的夏威夷Imin國際會議中心已不敷應用,第四屆ICLDC選擇在夏威夷檀香山威基基飯店舉行。

想知道有關ICLDC最新的新聞和公告嗎?訂閱我們最新的ICLDC通訊或於Facebook推特上關注我們.

來源:http://icldc-hawaii.weebly.com/about.html

本則外電由 milingan編譯。

[個人小小心得]
  關於語言記載與保存(ICLDC)國際會議是知名的國際會議,每兩年舉辦一次,國內外南島語言學家皆共襄盛舉。清華大學語言所廖秀娟副教授指出「根據主辦單位的統計資料,總計有超過300位以上來自世界各地的語言學家、語言教學教師及從事語言復振工作的學者與少數民族母語使用者參與此次研討會,其中有超過150位以上的專家、學者及從事語言復振工作者發表論文」(2009,頁3)
  語言記載與保存(ICLDC)國際會議相關議題包含語料保存、語言記載與復振策略、社區復振的經驗、數據的管理、倫理議題、語言規劃、辭典編撰與語法的設計、評估民族語言活力的方法、拼寫法的設計、小族語言的教與學、記載的技術、地域性語言的記載、記載的方法與訓練等。各國針對語言記載與保存的議題的重視由此可見。
  該年也規劃了子會議`O Ka Ha`ona`auao `Ōlelo A Mo`omeheu Ke Kahua [以語言及文化為教育基礎],廖秀娟老師於出國報告中曾呼籲「政府應可派員前往希羅市參觀夏威夷語(Hawaiian)語言復振教育的實踐,並從中學習該如何進行台灣島內各個語言的語言復振教育。」(2009,頁4)
  語言的研究涵蓋了各個面向,也因此需要不同領域專家學者一同參與,希望未來國內語推組織也能有機會參與國際會議,將與會議心得以及其他國家的經驗帶回各自族群,推廣語言記載、保存、復振的工作與意識。

參考資料:
廖秀娟(2009)。語言記載暨保存。出國報告。
取自 http://report.nat.gov.tw/ReportFront/report_download.jspx?sysId=C09802263&fileNo=001
2017-06-12
[大洋洲]
澳洲原住民社會中一些人關心著原住民族語言立法[Some in Indigenous community concerned about Aboriginal language legislation]

原住民族社會正關心保護原住民族法律的草案。

新南威爾斯州希望成為澳洲第一個頒布立法以承認和保護原住民族語言的州。

草案出來時在Wagga Wagga的會議上受到一些批評。

Wiradjuri族的耆老也是族語老師的Stan Grant Senior認為,立法不是保護語言的方式。

他說「保護」這個有控制之意而我不認為政府應該去控制我們的語言。

「我們要控制自己的語言,並不是政府。我希望是控制權能回到耆老身上。」

Wiradjuri的女性Sue Green則提到她很高興能有一個關於維護語言的重要性談話,但也質疑是否需要立法。

她說:「我們的方式是耆老是擁有權威的,且他們會和大家共同協商,並與全部的人達成共識來工作。」

「目前所提出的建議不但脫離了我們在這世界上所認知及運行的方式,也將我們的語言失去了脈絡,並讓它淪為商品。」

回應

新南威爾斯州原住民事務部部長Sarah Mitchell誓要與當地社群為他們所關切的事務共同努力。

她說:「我沒有看見我或政府有用任何控制權」。

「這關係到推動國家立法肯認原住民族語言的重要性,我們希望在得到原住民社會的全面支持和參與下才這樣做」。

「我的看法是,它確實讓政府形成防護,是阻止語言凋零的一種方式。」

最後的法案會在年底前提交給議會。


澳洲原住民族語言地圖(原住民族研究出版社提供)


編按:106年5月26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臺灣原住民族語言將列為國家語言(報導連結),雖說如此,語言的活化其實還是有賴於族人的使用與認同,因此語言不能失去其文化的脈絡,我們需要更努力學習和傳承,自己的族語從自己救起。

來源:
http://www.abc.net.au/news/2017-05-22/aboriginal-language-legislation-criticised-wagga/8547698

本則外電由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中心研究員Akiw編譯